卡陰(五)/ 全9集

安儀錢包內不足一百元,到櫃員機提款,同樣不足一百元,白走一趟。肚餓,只能到麵包店買兩個麵包填肚,不禁反問自己何以走到這田地?

步出升降機,如常走上梯級回家,背後隱隱聽到一把似曾相識的男聲,重複着:「很痛……很痛……」

安儀試着搜尋聲音來源,來到梯級轉角處,樓上梯間赫然立着一雙男人的腿,抬頭細看之際,人影已消失無影無蹤。安儀察覺到男人的腿有點怪,大腿上閃過幾絲微弱的光線。

「別多管閒事,餓死我了。」「嘔吐PTGF」和「甩頭女生」在背後催她回家。

「餓死?你倆還能多死一次?你們看不——」

「甚麼也看不見,晚餐吃甚麼?」「甩頭女生」把頭遞到安儀面前,一臉失望,「媽的,麵包?」

「叉燒包?」「嘔吐PTGF」懷着最後希望,「雞尾包?你可知人死了味覺變差,只愛吃鹹的。」

「沒錢沒錢沒錢!」安儀壓低聲線,打開膠袋給它倆先用鼻子開餐。

「雄泰那個PTGF instagram還在嗎?我替你去賺錢。」「嘔吐PTGF」對着麵包深呼吸,「反正看見男人『屎流尿瀨』是我的樂趣。」

「變態。」爭着開餐的「甩頭女生」反白眼。

「你試試『口爆』嗆死——」

「哈哈哈哈,」安儀聽到「嘔吐PTGF」死因忍不住大笑,「難怪你吐個不停,哈哈哈哈。」

「你自己接客好了。」「嘔吐PTGF」不悅。

「對不起對不起。」安儀連忙道歉,但旁邊的「甩頭女生」卻笑到頭也掉到地上,沿着梯級一直混下去。

酒吧包廂內,十多個社團小混混大肆興祝,各式各樣啤酒烈酒擠滿一桌,幾個看錢份上任人魚肉的少女在人堆中團團轉。

「想剷除蝦米很久,這次真痛快!」其中一個小角色舉酒狂歡。

「還是我想得絕,這下老大也看不過眼,我們這幫上位了!」大咪跳上沙發手舞足蹈,房間內所有人為他歡呼。

「但我們這樣對自己兄弟,會不會太殘忍?看見也覺痛。」另一小角色在旁低聲問。

「說你屁股精果真沒錯,婆媽得像個女人,成大事總要有人犧牲,又不是犧牲你,痛甚麼痛?」大咪狠狠拍了他額頭一下。

「唏!」小嘍囉閃出來奉承,向「屁股精」遞上空啤酒瓶,「用這個回家幹,別叫痛。」房間內笑聲此起彼落,一輪擾攘後,大咪再次跳上沙發,高舉雙手示意安靜。無關痛癢的少女暫時離場,神色凝重。

「我身邊不要沒用的人,你們給我聽清楚,把那個二五也幹掉,他知道太多。」

夜深,窗簾在微風中飄揚,月光一閃一閃的映入眼簾,安儀徹夜難眠。想起雄泰,彈起床打給他,還是無人接聽。身無分文的他,從沒離家這麼久。雄泰替社團工作,安儀不敢報警,一個人在床上擔心得差點哭出來。

「很痛……很痛……」窗外傳來幽幽的呻吟,今天在梯級聽過,樓上傳來?安儀忍不住好奇,走到樓上看個究竟。安儀在走廊來回數轉,沒發現異樣。循樓梯回家時,垃圾桶旁有數條沾了血塊的魚絲,令人不安。

「很痛……很痛……」

「你是誰?」安儀回頭對着空氣問,空空的走廊甚麼也沒有,「雄泰?是你?是不是——」

「西貢……」

 

*未完待續

©2017 HANG YUN NIN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看到錯字的你不用驚,你沒有撞邪, 捉出來,私訊交給我,功德無量,保你平安,正字能收驚,乜酬都無架。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