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陰(六)/ 全9集

「冷靜點,西貢這麼大,大海撈針。」房間內,「甩頭少女」冷靜替安儀分析。

「萬一是雄泰怎算?他回來——」

「你肯定他死了?你肯定那是雄泰的鬼魂?」

「每次出事,雄泰必定躲到西貢,他外婆在西頁留了一間村屋給他。」安儀坐立不安,在屋內打轉。

「富二代?」

「富甚麼二代?斷水斷電長滿雜草,可以住人不用寄居我這裏——對了!怎麼不去村屋找他?」

安儀拿起飯桌上的錢包和手機衝出家門,等升降機時滑手機緩和不安心情。升隆機門徐徐打開,內裏有幾個鄰居。鬱悶的氣味充斥四周,安儀給突如其來的網上新聞嚇得雙手不停顫抖。

新聞畫面出現一雙發脹的腿,膚色蒼白。大腿貫滿透明魚絲,穿過肌肉,像綑鞋帶一樣紮滿一堆,甚狀恐佈。腰以上不見了,給大魚吃掉,還是槳舵打斷?手法如此殘忍,給分屍也說不定。

屍體腿上,綑着一條沾滿血和沙泥的韓風腳繩,安儀認定死者正是雄泰。她雙眼通紅,為免嚇怕鄰居,只好強忍淚水,可惜還是抑制不住,眼淚終奪眶而出。

升降機來到地面,鄰居早已離開升降機,剩下獨自發呆的安儀。升降機門快要關上一刻,她看見不久前在後樓梯碰見的青蛙和Paul。安儀走出升降機,靜靜尾隨二人。他倆跟雄泰在同一社團打混,從他們身上,可能找到一絲線索。安儀緊隨二人跳上小巴,閃閃縮縮坐在二人後面。

二人神色凝重,沿路上沉默寡言。坐近窗邊的Paul 若有所思,吐出第一句話:「沒想到變成這樣。」

青蛙給他一個眼神,暗示別亂說話,視線無意間落在安儀身上,以為行蹤敗露之際,青蛙突然殭硬地把頭轉回前方,喃喃自語重復着:「我搞定,不用怕。」

安儀抬頭偷望了一眼,發現他給「甩頭女生」附體。

「看在叉燒飯份上,我們助你一把。」安儀耳邊響起「嘔吐PTGF」的聲音,原來兩頭女鬼也上了小巴。

安儀才剛鬆一口氣,一輛的士突然切線,小巴急停,「甩頭女生」頭顱飛到司機旁,安儀不禁心裏大罵:「又甩?用萬能膠粘實好不?」

還幸車箱內只得安儀一人看見,否則不敢想像。「甩頭女生」掉了頭,被附體的青蛙頸以上回復正常,全身動彈不得,嚇得快尿一褲子。坐窗邊的 Paul 突然彈起大叫下車,小巴在行人安全島前急停,下車後一直埋怨變了石頭的青蛙 。

「媽的,一向都是你負責叫有落,我才安心小睡片刻,差點過站。」

被附體的青蛙冒着冷汗,想說出鬼上身真相之時,「嘔吐PTGF」及時替「甩頭女生」接回頭顱,令他再次陷入迷糊狀態。

走了不遠,四周突然走出十多名社團小混混,「甩頭女生」眼見勢色不對,暫時離開青蛙身體,跟安儀閃到路邊花糟後暫避。

 

*未完待續

©2017 HANG YUN NIN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看到錯字的你不用驚,你沒有撞邪, 捉出來,私訊交給我,功德無量,保你平安,正字能收驚,乜酬都無架。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