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,殺死人。

1.

Ryan被猛烈的拍門聲吵醒,帶着頭痛好不容易爬起床,陌生的房間,到底身在何方?門外的噪音催促着,沒時間細想。打開門,幾個身穿制服的人把他壓在牆上,扣上手銬把他帶走。

記憶中沒喝過酒,如今像宿醉又像潛水,聲音模糊不清,隱約聽到幾句國語,內地公安跨境執法?口音不像內地人。走到街上,看見「南京西路」路牌,哪裏的「南京」?何時到了「南京」?

中年男子在對面街用手機偷偷拍下Ryan押上警車的經過,再發到Whatsapp群組。

 

2.

盈盈步出商廈,三十度高溫,烈日沒法把她內心的不安蒸發掉。剛才接過的驗孕報告,在街角的垃圾桶靜靜替她默哀。男友Ryan在對面街角等她,交談幾句,在街上爭論起來。盈盈一氣之下走上附近大廈,Ryan追上,在梯間安慰失控的盈盈。

「我只是一時不知所措而已,失業嘛,才衝口而出叫你打掉。」Ryan拖着盈盈的手溫柔地說。

「算了,」盈盈拭乾眼淚,「再想辦法,叫你用又不肯,出事了。」

「先送你回家好不?」

盈盈點頭,轉身走下長長梯級,剛巧趕路的男生從背後閃出,Ryan靈機一觸,借機絆倒男生;男生滾下梯級,撞倒盈盈,雙雙跌到行人路上。

「痛死人!」盈盈擦傷手腳,跌坐地上叫痛,男生爬起身檢視傷勢後回頭大罵,盈盈趁Ryan向男生道歉之時,氣沖沖走了。

 

3.

「逸泰哥,我這種人只能做小事,實在不行呢。」Alan在茶餐廳四人廂坐懇求逸泰放他一馬。

「我需要『生面口』,海關這陣子盯得很緊,這批貨急需運到內地。」逸泰敲一敲餐桌,「上次你闖禍,我撐你,這次你不幫我?」

「不是這個意思,但運毒——」

「成藥,甚麼毒?我不沾這些,是成藥,頂多是忘了報關的成藥。」逸泰一直強調成藥二字,但大家心知肚明,「知道嗎?關稅重,窮人買不起貴藥,我也有社會良心的。」

「再給我一點時間好不?我再回覆你。」剛好逸泰兩個手下有事找他,Alan借機離開,門外遇上怒火中燒的盈盈。

Alan一直暗戀盈盈,可惜盈盈選了Ryan,只能充當觀音兵任勞任怨;但比起做逸泰的跑腿,他樂在其中。

「怎麼了?面黑黑,」盈盈往茶餐廳內瞥了一眼,看見逸泰跟手下竊竊私語,「逸泰哥又逼你幹壞事?」

「低聲點,邊走邊說。」Alan拉着盈盈的手走過對面行人路。

「Alan,逸泰哥有叫過你殺人嗎?」

「神經,他再壞,也不會殺人,殺人犯法的。」

「是的,假如殺人不犯法,香港可能死了一半人。」盈盈摸摸肚皮,想到又愛又恨的Ryan,恨不得一槍打死他。

「不過也不是沒可能的,早前港男在台灣殺了女友,回港後香港警方也無法起訴他。」

「對,去台灣!」

「旅行?」Alan期待盈盈開口邀他同行。

「去台灣,殺人。」

「開這個玩笑,傻的嗎?」

 

4.

「現在去旅行?又熱又貴,暑假過後才說。」Ryan賴在床上和盈盈通電話。

「暑假後?我的肚凸起來了,我不理,下星期出發,酒店機票我負責,你陪我去便是。」盈盈撒嬌。

「你出錢作別論,反正不用上班。」掛了線,這男人真的沒救,死不足惜。

冷靜過後,翻看網路新聞,詳細了解港男台北謀殺女友消息,除了香港和台灣之間沒有引渡法,還有哪些法律陷阱?畢竟殺人不是小事,準媽媽不能有失。

台北天氣比預期悶熱,烈日當空,曬得Ryan和盈盈大汗淋漓。Ryan有幾次提議回酒店,盈盈不肯,這次是他倆最後旅行,心情複雜,再熱,也想和他多一段路。

幾天台北之旅,盈盈恍惚重拾對Ryan的好感,她開始動搖,但想起把孩子打掉的說話,還是叫自己不能心軟。計劃下手前一個晚上,她在門外掛了「請勿打擾」告示牌。

「怎麼了?想和我那個到天光?怕打掃的姐姐打擾?」Ryan從後抱起盈盈親了幾下。

「神經,醫生說還未穩定,你別亂來。」盈盈甩開Ryan。

「怕甚麼?旅行例行公事——做愛,是常識吧。」Ryan沒有理會盈盈,把她壓在床上。

第二天早上,Ryan離開酒店辦理退房,前台職員親切地問:「早了一天,沒問題吧?」

「早了?」訂酒店到登記入住,都是盈盈經手,以為自己記錯,反正已收拾行季,多留一天也沒意義,放下門匙轉身拖着偌大的行李箱離去。

 

5.

盈盈的 instagram不時更新,台北之行過了兩星期,相片仍然一張接一張。Alan打了幾次電話給她,一直聯絡不上,湊巧在街上碰見Ryan。

「她是我女朋友,你有甚麼企圖?」Ryan知道Alan暗戀盈盈,二人向來不和。

「她電話打不通,只是擔心——」

「擔心她甚麼?盈盈不接聽你電話,還不死心?」

「她在台北時,發過這樣的短訊給我。」Alan亮起手機,盈盈給她最後的Whatsapp寫上「Ryan剛才強姦我,那賤人!」。

「我會強姦懷了我孩子的女人?神經病,青山醫院還沒聯絡你?」

Ryan撇下Alan,想起那晚完事後在床邊抽煙,發現盈盈偷偷發了那段Whatsapp給Alan,二人吵了一場。他懷疑盈盈跟Alan有一腿,更指盈盈懷的是Alan骨肉,摑了她幾巴。盈盈沉住怒氣,一切留待早上一刀了。

第二天早上,Ryan如常出門前沐浴更衣。盈盈拿着利刀偷偷走進浴室,趁他不為意從後捅一刀。機警的他及時閃過,盈盈再刺,Ryan腰間畫了一條小血痕。混亂間Ryan搶去利刀,一怒下割破盈盈喉嚨。盈盈倒在地上掙扎了幾下,最終死在浴室內。

盈盈選擇浴室下手,是為了方便事後清理現場。萬一不夠力氣,把Ryan屍首留在房內,多訂一晚房間和門外掛上「請勿打擾」告示牌,酒店發現時,她已人在香港,逃過台灣警方緝捕。可惜所有安排,最後反而方便了Ryan。

 

6.

Ryan雖然財困,但前車可鑒,不敢亂動盈盈的提款卡。他參考前人,用行李箱把盈盈屍體運到郊區棄置。盜用她的instagram,不時更新,製造盈盈如常過活的假象。要發生的終需發生,盈盈失蹤多時,家人報警求助,盈盈的屍體最終曝光,一切都在Ryan預計內出現。

「是她提出去台灣旅行,酒店機票是她主動訂的,甚至偷偷多訂一晚房間,由始至終我只是被動,我在香港事前策畫了甚麼?台灣警方不是說過兇器是新買的刀?誰買的?我?看來是她策劃殺我多一點啊!」Ryan面對盤問一點也不怯場。

要改變港台引渡法談何容易?萬一成事,簡單如近年潛逃台灣,企圖避過香港審訊的旺角暴亂份子,移交香港的話,會不會令台灣政府左右為難?Alan要為盈盈報仇,正路行不通,惟有用歪路,他主動找逸泰。

「我知還是不夠的,這一年內,我努力替你工作,請逸泰哥幫幫忙。」

「酒矸倘賣嘸,酒矸倘賣嘸。」逸泰哼了兩句電影《搭錯車》主題曲《酒矸倘賣嘸》,「有些人會搭錯車,有些人會搭錯船,有些人不知怎的上錯船去了台灣也不定,我做運輸的,送錯一兩件貨沒關係。」

「謝謝逸泰哥,謝謝逸泰哥。」

「到了台灣,再通知收貨的人便是,送回同一家酒店好不?」

「好!好!謝謝逸泰哥。」看來逸泰也看不過眼,二人對望一笑。

©HANG YUN NIN 2018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