殺戮公投

國家政治對立白熱化多年,最初網上罵戰,到上街衝突,保皇黨和反對派多次帶領群眾上街示威集會,演變暴動已不是新聞,議員拉布互相「DQ」下,國會無事生產。連任兩屆的大總統,眼見一人一票下,只要結果不是選民預期,也不會協調或承認大局,人性也。

既然大家只是用口號掩飾人性,以強硬極端見稱的大總統,提出一個大膽構思,來個強制性全民公投,重整近乎癱瘓的國會,保皇黨和反對派兩個只能活一個。全民強制掛上搖控炸彈,國會將由勝出一方全權主理,落選的,包括支持者一律處死,國家上下,從此立場一致,杜絕為支持而支持,或為反對而反對局面。為免出現操控選擇之嫌,無論結果如何,大總統頸上的炸彈,也會同時引爆。沒料到公投得到大比數人支持,兩大陣營為了徹底剷除對方,已到逆我者死的地步。

公投在即,社交平台再次熱鬧起來,選舉廣告各出奇謀,真假新聞時刻洗版,網絡打手拖展渾身解數。戰火延伸到社區,各種助選拉票活動充斥街頭,引發的流血衝突無日無之。那邊廂刀光劍影,這邊廂一反常態,多年來因為政治立場不同,離家出走的人回老家團圓;反目成仇的舊朋友再次互相通訊,甚至聚在一起細說當年情;時鐘酒店生意突然好起來,鬧反了的情人或夫妻,爭取在公投前相聚一刻。

公投當日氣氛熾熱,生死關頭無所不用其極,拉票的拉票,民調的民調,告急的告急,選舉投訴成歷年之冠。晚上十時半,投票時間結束,選舉處沒有跟隨習慣通宵點票,全國議論紛紛,懷疑有人企圖操控選票或發生政變,網絡上出現要求大總統下台聲音,流言滿天飛,甚至有人上街抗議及衝擊點票站。第二天早上九時正,大總統在總統府,透過媒體作全國演講,宣布公投結果。

「我投了,他們死定!」廣場上搖着政黨旗幟的有人情緒高漲。

「我沒有投,誰也捨不得。」看着電視直播的爸爸,拖着多年沒見的孩子,溫柔地說。

「我也沒有。」孩子靠在爸爸的肩低聲地答。

大總統對着鏡頭,高舉搖控器,民眾摸着頸上的炸彈,心情複雜,下一秒,要和世界告別嗎?大統統神色凝重地按下按鈕,「咔」的一聲,爸爸和孩子頸上的炸彈應聲滑下,廣場上搖着旗幟的,也有一半以上的人自動卸下頸上裝置。

「這次投票率是歷年最低,不足5%。沒投票的人,相信都發現頸上的裝置自動滑下來了。」大總統頓了片刻,「然而國家還有不足5%的人,為求目的,可以置他人於死地,他們都是國家的危險人物。」

「媽的,你竟然沒投?」廣場上開始內訌。

大總統沒有宣布公投結果便結束直播,議會沒有變動,頸上仍繫着裝置的人後來陸續失蹤,坊間眾說紛紜,暗殺、入獄、軟禁都有。大總統卸任前一天在家吞槍自殺,有說是政治謀殺,也有說他知道卸任後沒有豁免權,與其日後面對接踵而來的政治審訊,不如爽快替自己畫上句號。

©HANG YUN NIN 2018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