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想和你去旅行(中)

雖說成長過程裏要學會一個人,但我真的不喜歡一個人的生活,吃飯逛街看電影都不愛一個人,於是努力去尋找可以陪我的另一個人。

好不容易,找到了人,可惜是個只顧工作的工作狂。工作狂其實對我很好,工作以外的所有時間都留給我。我說朋友堆中只有我沒去過日本,工作狂說陪我去,帶我去所有遊客都會去的景點——東京鐵塔、雷門、歌舞妓町、大阪固力果廣告牌,總之最老土「必去」的,都跟我去。我笑說甚麼都好,別帶我去日本吃章魚燒就可以,香港一街都是,不用山長水遠去;更不要帶我去買白之戀人朱古力,今時今日沒香港人愛吃,很土。工作狂說好,可惜一直等不到。

男人一生只有兩件事,一是做愛,二是賺錢。每個經歷過青春期的男生,學會打手槍後,都念念不忘。那時不用賺錢,因為大都有家人供養,可以無憂無慮的打個不停,直到出來工作在社會打滾,你才會邊賺錢邊打手槍,直到找到有人肯替你打為止。當然,當你找到而對方只肯替你打手槍,應該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。

等工作狂下班約會?下班的時候我已睡了;早上上班前見?神經!我也要上班,為見一面要長期睡眠不足的我用命博,不行!我們約會,幾乎只剩下星期天,每次也是用男人覺得最高興的事情畫上句號,帶着汗告別,期待下一次深呼吸的約會。

日子久了,漸漸受不了似有還無的感覺,我做了男人最在行的事——一腳踏兩船。可能物極必反,選了個跟工作狂幾乎相反、不愛工作只愛拍拖的白日夢。跟白日夢拍拖真的不錯,我不怕纏身,每天黏着也無妨,只是受不了白日夢無所事事的習性。

白日夢要做作家,我得指正一下,不要以為寫寫字出書就叫自己作家,那些只是作者,要到哪個級數才稱得上「家」?連這點也不懂的人,哪有資格當作家?白日夢笑我太在意作者和作家的區分,算了,兩個人總有些不協調的事,不成問題。可是白日夢始終不明白現實世界的運作,還好我的數學還不太差。假如一本書賣一百元,作者得十個百分比版稅,每賣一本作者有十元落袋。又假設以一萬元為每月入息指標,每月要賣一千本才行,一年可寫多少本?要知市場上很多只印一千本的也滯銷,只放眼成功的少數,成功以外還有更多失敗的都石沉大海。

白日夢反問:「你沒有夢想嗎?」

我想了一下,不是沒有,但不用不上班去追夢,可以下班後去做。誰來養你?吃飯買衫消遣的錢哪裏來?夢想是自己負責任的,由別人來替你的夢想負責那只是任性和不負責。

後來,工作狂和白日夢發現彼此的存在,要我二選一。我不懂選,也不想選。男人就是這樣奇怪,平日事事作主,但當面對自身問題,只想迴避。我說給我一點時間,這不是個容易的選擇,所以有了今次旅行。到一個陌生的地方,看看到底心裏想着哪個,看看是不是該回到一個人的起點。

算起來,差不多一年,兩人沒找過我,現實不是我二選一,我才是被人選擇的一個,被人放棄了。

我不喜歡一個人,我不喜歡一個人,我不喜歡一個人……事實我真的不是一個人!因為……

*未完待續

©HANG YUN NIN 2018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