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想和你去旅行(下)

站在火車月台上,拿着手機翻看沿途拍下的照片,幾乎每張也是和他的合照。還記得跟你們說過,我是雙胞胎的嗎?還要是……連體。

醫生說我們年紀開始大,心臟不能承受兩個人,要作出選擇。當日何以不想步行上山就是這個原因,着實太吃力。我們不想選擇,雖然很想分開,但這情況下分開,實在不捨得。我們不懂選,也不想死,所以來日本散心,希望旅途中可以找到答案。

是的,連體人可以這樣輕鬆在街上走來走去,隨便的一腳踏兩船實在有點不可思異……真的……只因跟大家開玩笑而已,哈哈哈。相中的確有兩個人——那個在分岔路口遇上的「失魂魚」。

那天當我在路上合上眼之際,後面突然衝出一輸小型客貨車,幸好司機來得及煞車,只受了輕傷。「失魂魚」送我到醫院,右腳打了石膏不便於行。「失魂魚」知道我一心來旅行,內疚不已,自動請纓充當導遊,帶我四出遊玩。我叮囑千萬不要開車,不想再有意外,我們乘火車四處走走便行。因為腳傷,慢慢走多休息,幾乎坐遍沿途每家咖啡室。

我們很合得來,開始得很快。所有新戀情就是這樣,只看到大家的優點,缺點都放一邊不去想。時間匆匆流走,大半個月轉眼過去,我要回香港。

不捨得,很想和「失魂魚」一起,我知道當我回香港後,我倆會分開。異地戀不是大家想得那麼浪漫,不能見面的關係很難維持,還記得「工作狂」嗎?日本香港飛來飛去,我這打工仔怎負擔得起?很難過,我向「失魂魚」提議去看一齣戲,因為這樣,我才可以順理成章大哭一場;男人之家,很難在人面前流淚。

電影終歸有完結的時候,關係亦然。我們站在往機場的月台上,靜靜守候下一班列車到來。一班又一班刻意錯過的,還是催促我的離開。訂了的機票可以改,酒店也可以再訂,但之後呢?怎麼人生總是有無數個決擇不了的現實要面對?

我不喜歡一個人,難得有人同行,怎麼又要分開?想起我們相遇的分岔口,想起探望兒子的老伯,我的眼紅了,眼前的景物也糢糊了。合上眼,聽着耳邊的風聲,睜開眼的一刻,答案可會出現?

香港空氣依然盛着城市人的緊張,手術後只剩我一個,照舊上班下班的生活。上周末逛書店,竟然看到「白日夢」的著作。翻翻作者自序,第一句寫著「我不是作家」,哈哈,算你,有聽我的話。但我沒有買,把書放回原處,因書名寫《殺死前度的一百種方法》。回家後也想想所謂的夢想,很不要臉的唱了一首歌放上網,算是完成了——為過去遇過的人唱首歌,是我的夢想。

我的腳早康復了,可以隨意四處走,你呢?你最近又怎樣?打算去旅行嗎?不要一個人去啊!

©HANG YUN NIN 2018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