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肢(2/6)

2. 你講你愛我

「怎麼了?面色很難看。」晉濤看見我提着白粥腸粉,溫柔地問,「生病?不要吃街邊買的,待會我弄給你。」當廚師的他,弄一手好菜最為自豪。

「就是吃了你煮的早餐才生病。」他推開大門,我沒力氣地跟在他後面。吃了幾口白粥,趕快服藥,不想再進洗手間受罪。

「你回來幹嗎?趕我走?分手嗎?」我躺在床上,他為我蓋披。

「甚麼回來不回來?說好跟老闆到內地分店一轉,是你忘了。」原來生氣會把記憶蒸發掉,晉濤坐在床邊,一直看着只剩半條人命的我入睡。

休息了一天,工作堆積如山,怎麼昨天沒同事幫我處理一下?他們放假時我義務幫忙,到我有事竟然置之不理。差不多七點,晉濤Whatsapp問吃不吃晚飯,叫他不要等,我買外賣便是。走在熟識的路,就是遇不到一張熟識的臉——除了「請支持我的旅程」棕髮外國人。

他收拾行裝,右手好像受了傷,活動不大自如,忍不住上前幫忙。他沒有說話,點頭微笑。大熱天時穿長袖恤衫的他,散着微微汗臭,背包客都不洗澡嗎?對顏色特別敏感的我,看出他左右手膚色的差異,雖不明顯,但不難發現。

「謝謝。」他竟然說着口音不大純正的廣東話。

「你會說廣東話?」太好,我的英文是「有限公司」。

「最近開始學,我喜歡學不同語言。」 

他住的賓館剛好在附近,日行一善替他提背包,送他回去。沿路上分享他周遊列國的經歷,他的廣東話比想像中好。我沒有跟他上房間,在賓館樓下說再見。到街口買麵線回家,冤家路窄遇上Vian。她在等人看不見我,Vian在橋下徘徊,我在橋上把麵線一瀉而下即閃,聽到她一聲慘叫,實在暢快!

晉濤從廚房端出一碗熱湯給我,喝了幾口,他開始東拉西扯,兜了個大圈才入正題:「霜宜,你剛才用麵線潑Vian?」

「沒有。」我專心看電視,不想談及這個賤貨。

「人家看到你在天橋上跑——」

「嘿,天橋上人多的是,每個跑過的人都和她有仇?」

「也犯不着用麵線潑——」忍不住用熱湯潑向晉濤。

「發神經!」晉濤氣得整個人彈起,「燙死我了。」

「這才叫潑,從天橋上倒下叫淋,我沒有潑那個八婆。」

「即是有——」

「為了她罵我?」我大怒,晉濤屏住呼吸回到房間,終止爭論。以為「戰爭」結束,原來才剛開始。第二天早上,晉濤對着睡眼惺忪的我舉起手機,亮出我和棕髮外國人的偷拍照。

「原來迷上外國貨,從來只有我替你拿背包,原來你也會照顧人。」吃醋嗎?男人之家真小器。原來Vian只是假裝看不見我,還偷偷拍下我的照片傳給晉濤,八婆你死定了!

©HANG YUN NIN 2018

PS:原名《請支持我的旅程》,六集完短篇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