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肢(1/6)

1.Please support my journey

柏德關上洗手間玻璃門,一枴一枴走向大門。洗手間傳來微弱呼吸聲,正想看個究竟之際,柏德把我叫住,捉着我的手,輕輕搖頭叫我不要進去,一直拖着我離開賓館。

一個月前某個周五晚上,大約七時許,穿過老街坊商場走上行人天橋。在橋的另一端,一個棕色頭髮,長相不錯的外國青年坐在地上,身邊放了一張瓦通紙牌,用麥克筆寫上「請支持我的旅程 Please support my journey」。前面倒放了一頂帽子,盛了幾張好心人的鈔票。無意中四目交投了數秒,他親切的笑容反令我不安。我自身難保,沒有打算支持他的旅程,按照平日的路線走到小巴站回家去。

三百多尺的小房子凌亂不堪,男友晉濤幾天沒回來。沒心情打掃,用腳撥開地上雜物,把沙發上還未清洗的衣服堆到一旁。在沙發上邊看電視,邊吃廉價外帶壽司。幾片生肉,幾團冷飯,把肚子填滿,鼻頭有點酸,就是沒有眼淚。

兩個月前替男友洗衣服,內褲掛了一條粉紅色短髮。我放慢呼吸,回想曾經在夜店撞破的好事——我推開Karaoke套房廁格門,晉濤雙手撐着兩邊牆壁,一頭粉紅短髮在他胯下搖搖晃晃。房內還有其他朋友,我不想更難堪,不想把事情鬧大。後來晉濤解釋只是一時衝動,答應不會再犯,如今似乎有人不守承諾。

「借電話給我。」我強行用晉濤的電話打給那個粉紅賤貨,她曾是我好姐妹。那天以後,她不再接我電話,惟有用晉濤的。

「Vian你這八婆!」我破口大罵,晉濤撲過來搶電話,我推開他。

「神經,想怎樣?」晉濤把我手上的電話甩到地上,屏幕應聲裂開,「喝多了,是她主動——」

「我不想聽!」我摑了他一巴,他還手摑得我更狠。靜默數秒,回到房間上網,假裝一切如常。那晚沒有像電視劇般要他睡沙發,我讓他如常睡在我身邊,好幾次掃開他想和解的手,沈默地過了一個晚上。

晉濤上班比我早,跟往常一樣弄好早餐走了,沒有回來。他離開前弄的煎蛋和厚多士,在圓碟上呆了幾天,油也凝固了,該怎樣?拿到餐房丟到垃圾桶?很浪費,咕嚕咕嚕的幾乎連嘴饞也省掉,統統滑到肚裏去。

我想去旅行——腦袋閃出這個念頭,想到天橋遇上的棕髮外國人。可惜我的積蓄不夠,才剛大學畢業,呆了半年才找到薪金微薄的工作。兩年來跟男友一起,生活費都由他肩負,打算有錢後請他吃大餐,等不到第一次出糧,他已走了。房子是他租的,還會回來?還可以住在這裏?不想回爸媽處,他們一直反對我們來往,回去的話顏面何存?

這晚一直徘徊睡床和洗手間,隔了幾晚的煎蛋和厚多士,害我受盡煎熬拉肚子拉到天亮。不想到急症室,只是從家裏的洗手間轉移到醫院的,等上三四個小時也不會有醫生理我。早上好不容易爬起身,請了病假,到附近診所看醫生,買了白粥腸粉回家,家門前遇上剛回來的晉濤。

©HANG YUN NIN 2018

PS:原名《請支持我的旅程》,六集完短篇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