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肢(4/6)

4.不肯這個的女人,都留不住男人。

「霜宜,你新歡叫甚麼名字?」晚飯後回家,路上遇着Vian,又跟蹤我?「我想想,柏德,柏德!」她怎會知道「請支持我的旅程」名字?我也是剛剛吃晚飯時才知道。

「你做人口調查?」我雙手交疊胸前,很想一腳踢她出馬路,「你心理變態?到底想怎樣?」

「了解一下我的好姐妹有何不妥?當日就是對你不了解,才給你乘虛而入。」下午在店裏受了我的氣,晚上來報復?

「甚麼乘虛而入?對面街有心理醫生,要替你預約嗎?」

「溫馨提示,穿過的衣服不能退。」Vian拿出手機,亮出剛才柏德在餐廳的模樣。

「你又偷拍?」我真的生氣,她卻一臉不在乎。

「杜絕壞蛋濫用『退貨』免費穿新衣,放心,我不會告訴晉濤。」

「你清醒點好不?晉濤從來沒有喜歡過你——」

「但你明知我喜歡他,你好意思跟他一起?」

「是他追我——」

「你可以不接受,賤貨!」我狠狠給她一巴掌回禮,她還手,我及時擋住,惹來途人注目。

「賤得過你跟他——」眾目睽睽,說不出「口交」二字,她卻張開口舌頭橕着面皮,做出口交的模樣。

「不肯這個的女人,都留不住男人。」Vian的說話太下流,不想和她爭持,走過對面行人路回家,剛巧碰上晉濤的同事,打聲招呼寒暄幾句即閃。

推開家門,晉濤在廚房洗碗碟——吵架後指定動作。他知道我討厭做家務,但日常開支房租都是他肩負,也不好意思在家當大食懶,家務盡可能都由我負責,除了每次吵架後可小休數天。

「這麼晚,吃了飯沒有?」晉濤從廚房探頭出來,我點點頭不想回答,「我的新衣呢?看看合不合身。」

「不小心留在的士上,到我醒覺車已開了。」晉濤沒有作聲,默默地洗碗碟,他知道我還在生氣,「剛才碰到你餐廳同事,好像叫Ken。」

「嗯,他今天休息,聽說陪老婆到大嶼山玩。」

「我問他要不要回內地分店幫忙。」

「呀,」晉濤頓了一會,「他主力負責香港這邊,分店——」

「他說分店不關他的事。」

「對呀對呀。」

「因為分店去年倒閉了,香港這邊生意也不怎麼樣,」晉濤在廚房支吾以對,「我叫他回去不要亂說話,老闆可能想把生意轉到內地,所以叫你偷偷陪他到內地走一轉,是不?」

「哈,大概是這樣,是這樣。」

晉濤再沒有追問新衣的事,買衣服的錢不用還他,我也沒追究內地分店的真相,明明心裏有刺,大家裝作相安無事。

臨睡前,收到Vian的Whatsapp:「早知新衣送柏德,我私人多送幾條內褲給他,純白三角太暴露了吧?」

相片中的柏德背着鏡頭睡了,白汗衣三角內褲,Vian和他上了?死變態。

©HANG YUN NIN 2018

PS:原名《請支持我的旅程》,六集完短篇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