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肢(5/6)

05.轉.疑

「霜宜,最近老是趕路,迴避我?」晚上加班回家,柏德突然從天橋上跑下來,自從看過他和Vian床照後,不知怎樣面對他,避來避去,今天終於避不來。

「沒有,最近有點忙而已。」到底他要在港逗留多久?

「生氣?」我搖頭,他輕輕一拉衣角,從Vian那裏買來的汗衣,「因為她?」我皺眉,一時間不懂反應,呼一口氣從他身邊擦過。

小巴站旁,一班參加社區活動的中學生,正在案草圖在牆上塗鴉。柏德追上來,不小心擦到牆上未乾油漆,頭髮沾了大片油彩。趁他忙着道歉之際,跳上小巴甩掉他。回家,在樓下大堂遇上外出的晉濤,我倆正在冷戰。

「Ken約我喝酒。」他木無表情,冷淡得在暗示「不關你事」。

「這星期你去了很多晚,時間也不早——」

「喝酒當然晚上去,去酒吧晨運?」假裝開玩笑的嘴臉,要開戰嗎?

「Ken偷吃給老婆發現,是不?」

「你怎知?又偷看我電話?」晉濤停下腳步回頭質問。

「Ken老婆有加我Facebook好不?」別小看女人的凝聚力,通風報信是常識吧。晉濤轉身走了,今晚他的背影特別惹人厭。

獨自在家百無聊賴,扭開收音機,女主持高八度滔滔不絕:「那年老公經常到英國出差,每次也去上一兩個月。我預了他會偷吃,吃完懂回來就是,人在外地難免寂寞。」

好一句人在外地難免寂寞,像柏德?天天在街邊籌旅費,一個人的旅途不寂寞?要不Vian作怪,柏德不會知道衣服和她的關係,小賤人又送上門?她到低要針對我到甚麼時候?

忍無可忍,第二天跑去時裝店找Vian理論。她鬼鬼祟祟戴着鴨舌帽整理貨架,我們像貓捉老鼠在店內轉了幾個圈。我捉着她的手臂,她害怕得猛力甩開我,躲進更衣室抱着膝蓋,還可以更造作嗎?

「裝可憐?」我脫去她的鴨舌帽,她雙手掩頭,我頓時嚇保了,光秃秃的,粉紅色頭髮呢?

「鬼……見鬼啊!」Vian不停自言自語,搶回鴨舌帽衝了出去,追也追不到。撞邪嗎?更詭異的是,那天遇上柏德,染了和Vian一樣的粉紅色短髮。

「好看嗎?」柏德掃了幾下頭髮,尷尬地問,「沒錢,惟有自已剪短,有點參差不齊。」

外國人的臉配粉紅短髮很入時好看,就是解釋不到那種莫名的不安。

©HANG YUN NIN 2018

PS:原名《請支持我的旅程》,六集完短篇。(剛剛發現,原來寫了七集……下集要不要二合一呢?)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