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肢(6/6-上)

6.換掉眼前的生活

「我後天離開香港,有空帶我四處逛逛嗎?」柏德輕撥他有點凌亂的短髮,問他想到哪裏,他竟然說想到赤柱,果然是遊客。

逛過遊客必到的赤柱大街,時間尚早,帶他到百年歷史的赤柱軍人墳場。外國人對外國風格的墳場興趣不大,一直悶悶不樂。赤柱廣場?美利樓?不想花錢,最近跟晉濤冷戰,少了個零錢補給站。到海濱長廊走走,邊看海邊喝啤酒,外國人應該喜歡。

沿着黃麻角道走,途中遇上大叔在路邊維修小型貨車,滿頭大汗。想到墳場的景況,輕描淡寫的吐了:「機械真好,壞了換換零件便行。」

「人也可以。」柏德淡淡的說,我回頭微笑,「換心換肝義肢甚麼都可以吧。」

「不同,終究入土為安。」墳場離我們愈來愈遠,但死亡卻愈來愈近。

「換足夠的零件便行,」我忍不住笑,「終於看見你笑,看來我把你壞掉的零件修好了。」

說着說着,來到海濱長廊。靠着混凝土矮牆,吹着海風喝啤酒,心情輕鬆多了。海天一色,似乎不及柏德眼睛好看,傻傻的偷望了幾眼,給他發現。

「嘻嘻,實在太喜歡你湖水藍的眼睛。」我尷尬地解釋,他不會以為我暗戀他吧?

「看厭了,最近喜歡中國人的黑眼睛。」柏德望向遠方的神情,感覺有着無限個不為人知的故事。

「嚴格來說其實是深啡色。」實在壓抑不住我的職業病。

「你對顏色很敏感,設計師?」我點頭,有點難為情。與其說設計師,不如說是正稿員,但深怕他不懂何謂正稿員,還是不說。晉濤打了幾次電話來,不想聽。柏德問發生甚麼事,他似乎是個觀察力很強的人,叫我聽一次,讓對方死心一了百了。不消半分鐘,又打來。

「在哪?」晉濤質問,早說不接他電話,「Vian怎麼了?」

「你想說甚麼?」我不耐煩。

「生甚麼氣,問問而已。」生氣的人怪我生氣,他比我更不耐煩。

「是我幹的,」柏德瞪大眼睛,猜出我在鬥氣,「我找人把她的頭剃光,好不?你是這樣想吧?」反正我在晉濤心裏已變成壞人,乾脆把電話關掉。

「手壞了換掉,腳壞了換掉,心情壞了可不可換掉?」柏德跟我開玩笑,哄我笑。

「是我眼睛壞了,看錯人。」我鬆鬆肩,或者我跟晉濤根本合不來,只是不服氣,不想在爸媽面前認低威,才硬要自己跟他一起。

「換我的眼睛給你。」海風把柏德的眼睛吹成兩條橫線,頭頂粉紅色短髮搖曳着。在街邊籌旅費受盡白眼,仍堅持自己的夢想周遊列國,羨慕這份勇氣。此刻最想換掉的,可能是眼前的生活。

©HANG YUN NIN 2018

PS:原名《請支持我的旅程》,以為六集完,原來七集,惟有六上六下……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