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陰(3/9)

晚上十一時許,安儀回家途中,路過屋邨球場,兩個青年給四、五個拿着木棍的混混追打,安儀閃到一旁,八卦偷看了一會才回家。

「後悔沒用手機拍下來,放上網必定『爆like』——」

「白痴,連你也打一身別後悔。」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雄泰責罵安儀。

「說說而已,不用這麼兇。」安儀收拾散滿一地的雜物,呼一口長氣到後樓梯倒垃圾。

垃圾桶旁散了一堆煙頭,安儀看不過眼,心想必定是雄泰在後樓梯抽煙留下來的,逐一拾起丟進垃圾桶裏去。回到家中,雄泰又一聲不響溜了。

安儀沒好氣,在家中喝啤酒看電視。「甩頭女生」從牆角徐徐飄來,安儀見慣不怪,節目看厭了,拿着搖控器轉台。

「剛才的好看,何解轉台?」「甩頭女生」一時激動,頭顱不小心滑到地上打轉。

「冷靜點,」安儀轉回剛才的電視節目,「你生前到底發生甚麼事?」

「困在升降機裏,同行的搬運工人強行打開大門,以為可以自救逃出生天;頭剛穿出去,升降機突然下墮,就弄成這樣。」

「明明是電視精,『**企定定坐定定』,沒看過麥嘜的宣傳片嗎?」

「你不怕我們?」

「怕呀,可以怎樣?已麻木了,很多時也弄不清,到底看到的是人還是鬼。」

「記不起何時開始看見我們?」

「記不起,應該很久以前,記性愈來愈差。」

不知甚麼時候,「甩頭女生」不見了,安儀在沙發上漫無目的地轉台,不知不覺睡着了。一覺醒來,已是中午時份。雄泰還沒回來。安儀懶洋洋在沙發上滑手機,看到網上流傳的打鬥短片,地點剛好是她樓下球場。兩幫人拿着木棍和啤酒瓶追打,有的倒在地上挨打,有的跑得慢,後腦吃了一棍應聲倒地。昏暗的街燈映照下,隱若看見地上血跡斑斑。

安儀愈看愈慌,擔心雄泰安危,他會不會是參與打鬥的人?打電話給雄泰,電話一直沒人接聽,不知所措之際,雄泰已站在大門前。

「怎麼了?拿着電話像個傻瓜一樣。」雄泰緩緩走近,安儀的心才慢慢安定下來。

「昨晚跑到哪裏?不接電話,把我嚇壞了。」

「電話昨晚好像摔壞了一直不響,改天拿去維修。」

「還沒告訴我昨晚去——」

「陪老大唱Karaoke,肚餓,買早餐給我。」

「叉燒,」睡房門後閃出「甩頭女生」和「嘔吐PTGF」,兩張苦苦哀求的臉,「安儀,我們想吃叉燒。」

「沒錢,叉燒腸粉好不?」安儀假裝看不見兩頭冤魂,雄泰不耐煩催促她。

「待我回來,不要胡鬧。」離開前,安儀語帶雙關叮囑她倆別嚇跑雄泰,雖然安儀知道,只有她才看見兩隻無主孤魂。

回來之時,雄泰又不知跑哪裏去了。

 

*未完待續

©2018 HANG YUN NIN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喜歡的話,不妨轉發介紹給朋友。記住啊!是轉發不要直接偷文啊!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**企定定坐定定:廣東話,廣告對白,意謂「站着不動,坐着不動」。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