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陰(2/9)

公屋細小房間內,雄泰躺在沙發上玩手機,滿布腳毛的腿輕輕踢了剛走過的安儀一腳。

「弄個杯麵給我,肚餓。」懶洋洋的雄泰,用爛泥形容不為過。

「哪有杯麵?錢都花光了。」安儀不耐煩。

「去買,順便給我買香煙。」雄泰視線沒離開過手機,像呼喚傭人般差遣安儀。

「給我錢,前天還叫我買韓國腳繩送你。」安儀叉腰問雄泰要錢。

「這條?好看嗎?」雄泰輕佻地舉起右腳,腳踝上纏着韓風腳繩,「正確點,是你給我錢,我自己買的。」

「這個月你還沒有拿錢回來,快拿錢來!」

「哪有錢?上個月才買了Gucci手袋給你。」雄泰背着安儀,安儀心軟,轉身拿錢包和手機,「唏!今晚開工。」

「你?」聽到大賴蟲雄泰工作,安儀回頭微笑。

「我?賣屁股?當然是你,約了七點,我訂了房。」雄泰在沙發上伸一伸懶腰。

「又做PTGF?」這陣子雄泰在 Instagram開設賬號,要安儀當PTGF賺錢。

「我們第一次見面那天,不是也跑去開房嗎?」雄泰抓一下褲襠。

「怎會一樣?」安儀氣得頭頂生煙。

「算了,做不做?大不了——」

「好的好的。」安儀自知鬥不過他,鼓起兩腮衝出家門。

安儀到便利店買了杯麵和香煙,在附近公園踱步散心。雄泰只是個在社團打混的小混混,地位很低,只會在老大背後作威作福,說穿了可有可無的布景板。過去半年,安儀不是沒有想過離開雄泰,但始終沒有勇氣,捨不得之餘也有不少顧忌。

半小時過去,雄泰打電話催安儀回家。拖着沉重的腳步回家,步出升降機轉上梯級,「嘔吐PTGF」在轉角處守候,幽幽的說:「不想做便跟他說。」

安儀呼出長長悶氣,頓了一下:「沒用的,我怕連下個月公屋的租金也付不起。」

「不懂,這種男人,你怎會讓他搬進來?」

「雄泰沒打過一份長工,最長那次只不過三個月,炒魷魚收場。沒錢交租給業主趕走,半年前迫不得已才——」

「你喜歡他?」安儀想也不想用力點頭,「他喜歡你?」安儀像壞掉的鐘擺,動也不動。

「雄泰知道我爸爸一年前搬到大陸,我怕他向房處告發我,我不能搬——」

「你會威脅喜歡的人嗎?」壞掉的鐘擺仍舊沒動靜,「算了,今晚我替你去。」

「你又玩顏射?」

「沒法子,痴漢死於顏射也夠光榮吧?」

壞掉的鐘擺終於重拾動力,人鬼梯級間笑聲此起彼落。

 

*未完待續

©2018 HANG YUN NIN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w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