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陰(九)/ 完

雄泰按警鐘求救後再次躲到一角,心裏不停盤算,萬一青蛙和 Paul 在消防員到達前回復清醒,他該怎樣做?

「雄泰,你還未告訴我,你到底去了哪裏?電話打不通。」

「蝦米和大咪在社團爭寵,我是蝦米那邊的人,他逼我做犧牲品,要老大以為大咪虐待我。」雄泰拉起短褲,亮出大腿上幾片疤痕,「青蛙和 Paul 原是大咪手下,給蝦米收賣變節。他們把我按在椅上穿魚絲,我忍不住痛發難逃走,電話在逃走時摔壞了,沒錢維修。」 繼續閱讀

廣告

卡陰(八)/ 全九集

青蛙強行拉安儀出升降機,「甩頭女生」瞬間附體令青蛙乖乖安靜下來。

「把你的頭甩下來,我要知道雄泰到底發生甚麼事。」安儀儘量令自己冷靜,她要知道雄泰是生是死。「甩頭女生」把頭甩到地上,青蛙回復意識,身體卻像五花大綁動彈不得。

「你你你到底是甚麼人?神婆?通靈少女?我中了降?」青蛙滿面豆大的汗洙,剛才已尿了一褲,如今想尿也尿不出。 繼續閱讀

卡陰(七)/ 全九集

「大咪哥。」給包圍的二人不期然褪後數步。

「二五,替蝦米做事?還要在我的兄弟大腿上玩魚絲?」大咪聲線雄亮,一股懾人氣魄令青蛙和]Paul]不敢抬頭直視。

「不敢不敢,我們被迫,蝦米哥要我們這樣做。」Paul 躲到青蛙背後,聲音抖震。」

「對對對對對啊!」剛剛鬼上身的青蛙驚魂未定,再遇十數大漢上門尋仇,終尿濕褲子,惹來一陣嘲笑聲。

「嫁禍我殘害兄弟,令我在老大前失勢,你知有甚麼下場?」大咪揮一揮手,手下亮出長長的牛肉刀,Paul 和青蛙六神無主,立即跪地求饒。 繼續閱讀

卡陰(六)/ 全9集

「冷靜點,西貢這麼大,大海撈針。」房間內,「甩頭少女」冷靜替安儀分析。

「萬一是雄泰怎算?他回來——」

「你肯定他死了?你肯定那是雄泰的鬼魂?」

「每次出事,雄泰必定躲到西貢,他外婆在西頁留了一間村屋給他。」安儀坐立不安,在屋內打轉。

「富二代?」

「富甚麼二代?斷水斷電長滿雜草,可以住人不用寄居我這裏——對了!怎麼不去村屋找他?」

安儀拿起飯桌上的錢包和手機衝出家門,等升降機時滑手機緩和不安心情。升隆機門徐徐打開,內裏有幾個鄰居。鬱悶的氣味充斥四周,安儀給突如其來的網上新聞嚇得雙手不停顫抖。 繼續閱讀

卡陰(五)/ 全9集

安儀錢包內不足一百元,到櫃員機提款,同樣不足一百元,白走一趟。肚餓,只能到麵包店買兩個麵包填肚,不禁反問自己何以走到這田地?

步出升降機,如常走上梯級回家,背後隱隱聽到一把似曾相識的男聲,重複着:「很痛……很痛……」

安儀試着搜尋聲音來源,來到梯級轉角處,樓上梯間赫然立着一雙男人的腿,抬頭細看之際,人影已消失無影無蹤。安儀察覺到男人的腿有點怪,大腿上閃過幾絲微弱的光線。 繼續閱讀

卡陰(四)/ 全9集

安儀如常到後樓梯倒垃圾,晚風吹來陣陣煙臭味,樓上轉角處隱約聽到兩個男子談話聲。

「大咪哥知道我們背叛他的話怎算?」

「跟了大咪哥多年也沒運行,難得蝦米哥看上我倆,你站哪一邊?」

「但……這樣會不會太重手?好像有點——」

「要上位嗎?」

「這個當然,但雄泰——」

「雄泰怎麼了?」安儀聽到雄泰名字,立即上前追問。 繼續閱讀

卡陰(三)/ 全9集

晚上十一時許,安儀回家途中,路過屋邨球場,兩個青年給四、五個拿着木棍的混混追打,安儀閃到一旁偷看了一會才回家。

「後悔沒用手機拍下來,放上網必定『爆like』——」

「白痴,連你也打一身別後悔。」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雄泰責罵安儀。

「說說而已,不用這麼兇。」安儀收拾散滿一地的雜物,呼一口長氣到後樓梯倒垃圾。

垃圾桶旁散了一堆煙頭,安儀看不過眼,心想必定是雄泰在後樓梯抽煙留下來的,逐一拾起丟進垃圾桶裏去。回到家中,雄泰又一聲不響溜了。 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