卡陰(四)/ 全9集

安儀如常到後樓梯倒垃圾,晚風吹來陣陣煙臭味,樓上轉角處隱約聽到兩個男子談話聲。

「大咪哥知道我們背叛他的話怎算?」

「跟了大咪哥多年也沒運行,難得蝦米哥看上我倆,你站哪一邊?」

「但……這樣會不會太重手?好像有點——」

「要上位嗎?」

「這個當然,但雄泰——」

「雄泰怎麼了?」安儀聽到雄泰名字,立即上前追問。 繼續閱讀

廣告

卡陰(三)/ 全9集

晚上十一時許,安儀回家途中,路過屋邨球場,兩個青年給四、五個拿着木棍的混混追打,安儀閃到一旁偷看了一會才回家。

「後悔沒用手機拍下來,放上網必定『爆like』——」

「白痴,連你也打一身別後悔。」躺在沙發上百無聊賴的雄泰責罵安儀。

「說說而已,不用這麼兇。」安儀收拾散滿一地的雜物,呼一口長氣到後樓梯倒垃圾。

垃圾桶旁散了一堆煙頭,安儀看不過眼,心想必定是雄泰在後樓梯抽煙留下來的,逐一拾起丟進垃圾桶裏去。回到家中,雄泰又一聲不響溜了。 繼續閱讀

卡陰(二)/ 全9集

公屋細小房間內,雄泰躺在短小的沙發上玩手機,滿布腳毛的腿輕輕踢了剛走過的安儀一腳。

「弄個杯麵給我,肚餓。」懶洋洋的雄泰,用爛泥形容不為過。

「哪有杯麵?錢都花光了。」安儀不耐煩。

「去買,順便給我買香煙。」雄泰視線沒離開過手機,像呼喚傭人般差遣安儀。

「給我錢,前天還叫我買韓國腳繩送你。」安儀叉腰問雄泰要錢。

「這條?好看嗎?」雄泰輕佻地舉起右腳,腳踝上纏着韓風腳繩,「正確點,是你給我錢,我自己買的。」 繼續閱讀

卡陰(一)/ 全9集

「卡陰」——台語撞邪撞鬼的意思。

兩隻卡在陽間的鬼,一個卡在過去的通靈少女,男友失蹤,一雙貫滿魚絲的殘肢, 揭開社團內鬥序幕……誰能來「收驚」?

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 –

巴士下層車尾的四人對座卡位上,一身便服的大叔把腳放在對面椅子上,自得其樂玩手機。車廂內乘客不多,長髮女乘客走到大叔前低聲的說:「麻煩你。」

大叔瞄了她一眼,再環顧四周,不耐煩地說:「都是空位。」

「麻煩你。」女子堅持不肯就範。

「這邊有寶嗎?坐其他座位不行?」大叔提高聲線,其他乘客回頭行注目禮。 繼續閱讀

某程度上的多餘

朋友的一篇分享,很有趣,看到中國的變化。

題外話,近年流行「某程度上」這句說法,甚麼是「某程度上」?是「程度」還是「部分」呢?「這電影某程度上拍得不錯」是指某部分情節還是某些手法甚或某個鏡頭?到底這電影拍得好不好?「某程度上是男人」是男還是女?「某程度上美味」其實好不好吃? 繼續閱讀

出一口_____氣

中國濟南,地名濟應讀仔音(廣東話計),但今時今日,別人跟你說「仔」南,你會不會不知哪個地方?就如寫「出一口『鳥』氣」,你會不會以為寫錯字了?

原句「出一口氣」,加強語調用上粗話,故是「鳥」不是「烏」,陽具也,如廣東助語詞,寫成「烏」便說不通;如「麻『撚』煩」變成「麻『烏』煩」,就真的麻煩了。但堅持「鳥」的話,應該沒有理你,慳返啖氣。(之但係我又寫過好多次喎,飛天爺爺真係好_____長氣。)

以前啲歌好聽啲:「!」or「?」

朋友在電台開咪,剛好題目是「音樂」,打電話邀請我一同參與,最後還是婉拒。開咪很吸引,但在同一電台已開過,試過也算擁有。節目在晚間直播,我愛「夜訓」,但不愛「夜街」;更何況我不清楚其他嘉賓底蘊,露餡可醜死鬼。

事後網上重溫當日節目,最後綜合嘉賓和聽眾觀點,得出結論是——「以前啲歌好聽啲」。 繼續閱讀